杭州新闻

还没完!杭州失踪女一案最新消息:其丈夫被疑深陷另一桩命案…

  

  在杭州警方通报“女子失踪案”后,杭州日报记者在小区门口发现,出现网红直播,小区保安表示,“”,不能让其进小区。小区里还有不少居民在围观,早前吸粪车作业的区域,已经用塑料布围起来隔开。随后记者再次来到出事的4幢,单元楼门口已经

  7月25日,许国利弟媳刘燕(化名)说:“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二哥会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杀害嫂子。十多年来,他们回来都是很恩爱的,没听说有什么矛盾、吵架。在我们眼里,两个人的脾气很好。我想去送嫂子最后一程,但又不知道在哪里以及怎么面对她的家人。”

  许国利老家所在的安华镇球山村,位于绍兴诸暨与金华义乌、浦江的交界处。许姓是这个村的第一大姓,在村口还立着“许氏家规”。“许国利趁妻子熟睡时将其分尸后分散抛弃”一事在不断发酵,也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讨论最多的事。很多认识许国利的村民,都对其印象颇好,连连称没想到。作为许国利的弟弟许明和弟媳刘燕更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刘燕表示,她在7月17日无聊刷抖音时看到了嫂子离奇失踪的消息后才知道,当晚许明(化名)就打电话给哥哥许国利得到确认。18日一早,他们一家三口坐早班车赶往杭州,9点多一点赶到了许国利位于三堡北苑的家中。

  许明表示,知道嫂子失踪消息后,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二哥杀人这么一个结果。7月23日晚看到警方关于该案的通报后,他和妻子两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,后来他的孩子也来问是不是二伯杀了二姨,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7月26日晚间,杭州妻子“失踪”案犯罪嫌疑人许国利的弟弟告诉记者,自己愿意抚养哥哥嫂子的小女儿。他说,小女儿与自己的女儿相差一岁,“也有伴,关爱不会少”。

  许国利和来惠利均为再婚,二人有一个女儿,今年11岁;许国利与前妻有一个29岁的儿子。此前,来惠利的前公公曾对记者表示,来惠利与前夫于良(化名)有一个女儿,29岁左右,已经结婚。

  7月26日下午,来惠利的姐姐告诉记者,家人正在考虑来惠利小女儿的监护、抚养问题。但自己身患重病,家中还有两个孙辈小孩需要照顾,所以抚养来某利小女儿有一定困难。“管(抚养)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(孩子是否由我们照顾)大女儿会决定的。”

  依据民法总则,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,由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:一为祖父母、外祖父母;二为兄、姐;三为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,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。

  许国利被警方认定为“杭州女子失踪案”重要嫌疑人后,另一桩悬案被提起:许国利前妻的闺蜜刘女士,其16岁的女儿楼某洁,在2002年于家中被杀,一直未找到凶手。

  得知许国利是来惠利遇害的重要嫌犯后,刘女士联想到自己女儿的案子。当天中午午饭后,她与朋友上街购物,家中只有女儿一人,晚上回到家后,发现女儿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,已经死亡。女儿脖子右侧处有一道口子,而当时的房间门窗均无破损痕迹。

  据刘女士回忆,当年警方调查的时候,有一位目击者,即五楼的一位住户称,当天下午3:30到4:00之间,见到刘女士家中走出一位男性,身高一米七多一点,身材较瘦。

  警方调查过与刘女士家庭有过矛盾的嫌疑人,但未找到凶手,自此这起凶案成为一桩悬案。楼某洁遇害5天后,遗体火化。葬礼那天,许国利前往出席,还为楼某洁买了寿衣。

  刘女士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她也找了当地警方,说怀疑许国利与自己女儿遇害有关,希望警方能调查这种可能性。“我从杭州公安和我们诸暨当地的警方处得知,我女儿的案子正在重新调查。”